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似莲花开

美国生活,西方文化,佛法习修,属灵的路,人生真谛,心灵的低吟浅唱,心如莲花开

 
 
 

日志

 
 
关于我

25岁以前在家乡迷茫, 25岁以后在英国漂泊, 30岁以后在中国辗转寻找真理, 35岁以后来到美国不再彷徨。

网易考拉推荐

向中国的大学说不----我是名校大学教师  

2010-02-11 09:39:25|  分类: 心系中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中国的大学说“不”-----我是名校大学教师

虽然是被迫成为一个大学教师, 但是好歹是个大学教师,名字好听也很体面。别人问起你的职业的时候, 你也会很自豪脸上很有光彩,特别是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 我当时已三十出头,但是矮矮的个子, 不显老的脸, 走在校园还会被人误认为是学生,搞得自己都差点觉得自己是十多岁就上大学的神童。

刚开始的时候还为自己肤浅的资历就当上了大学教师而惴惴不安,但是当我看到身边的同事都是比我年轻一大截的时候, 我才坦然接受了这个角色-----我所任教的是一个广州名校2002年才成立的新校区,当时急需师资, 就招进了一大批本科生。 

这个新校区是九十年代末大学扩招的产物,风景优美,群山环绕, 绿树成荫, 湖水荡漾的,建筑对称, 很有气势,但是远离城市,据说以前那个地方是一大片坟地来的所以你也可以想像那个地方的偏僻,从广州去那里, 要转几趟车, 花好几个小时。由于远离市区, 而教师们都是住在市区, 所以每天教师为了及时赶上校车疲于奔命。这个新校区是这个地区的大学城的一部分。我现在还不理解, 为什么, 我们要在那些偏僻的荒山野岭建设所谓的大学城,为什么我们那些生机勃勃的热血沸腾的青年从繁重苦闷的中学时代结束后, 又要来这样的与世隔绝的荒山野岭上度过本应该丰富多彩灵动活泼激情迸发的大学时代?我也不理解,大学城这个词是怎样的定义? 难道就是把几个大学放在一起找来几个商铺, 建几条商业街, 然后就是一栋栋崭新的教学楼和学生宿舍?校园里,楼台是够宏丽,牌子也够空阔,可是内心荒漠,底蕴虚火. 每天当我总在那校园里干净的水泥地,修理整齐的林荫道,鳞次栉比,错落有致的教学楼和学生宿舍, 我不知道是骄傲还是悲哀。 骄傲的是我们的国家真是有钱啊, 几年我不在中国, 就纷纷冒出这么多有气势的大学城, 悲哀的是我的大学教学生涯跟十年前我在家乡的一个边缘化的普通中学其实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别。 

一样是充满了抱怨的同事,这些同事, 可是大学教师呀,高级知识分子,社会精英啊,毫无例外的抱怨, 抱怨待遇差,抱怨领导的不公平,体制的不公正,个个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年轻的读研考博, 年老的盼着退休,思想贫乏,急功近利。我本来想像我这样思想贫乏的人没有办法做了大学教师的也就罢了, 像他们那样主动做了大学教师的人应该在思想上比我更胜一筹吧,可是这年头,还有几个人会对思想这样的字眼感兴趣? 我想一个对人活着的目的还是糊里糊涂的人怎么能够站在大学的讲台上,面对生机勃勃的年轻学子,点燃思想的火花,给学生创造的灵感和冲动? 

 我不明白, 为什么中国人那么喜欢抱怨, 开大会领导在上面讲着一个个的规定,宣读条条框框的时候, 下面的教师个个像木头一样,毫无反应, 鸦雀无声,一散会的时候,像炸开的麻雀窝,个个三五成群,咬牙切齿地狠狠地抱怨,为什么就没有人站起来对领导的那些荒唐瞪着眼睛说瞎话的规定说一个“不"字呢?我也不明白, 为什么领导整天要召集教师们开大会,毫无意义的空白无聊的例行公事的大会, 碰到那个美女院长就更掺了,她还会跟你拉家常。我跟其他同事一样学逃会---你只要在开会前在大厅门口的签到表上, 签上你的名字,然后偷偷溜掉。我试了,还真的成功了。当我逃出来走在回办公室的路上, 会议厅的高音喇叭传来领导们毫无感情的生硬的讲话, 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心里怦怦直跳,毕竟我是在逃会呀,可是呆在那里, 又有什么意义?那一霎间,我的心感到无比的悲哀。

一样的是教材的传授。所有的被讨论的热火朝天的改革其实只是换汤不换药的走过场而已。我在任教大学英语教师的几年, 正是大学英语改革开展的如火如荼的时候, 于是一批批打着具有全新国外教学理论的教材课程软件被开发出来了。可是那些所谓凝聚了无数英语教育专家的智慧的炒得轰轰烈烈的课程软件只不过是课本的电子版化而已,点击一下, 跳出几个界面,点击一下,发出一个个读音;学生们普遍反应是, 还不如看书。于是, 那一个个的光碟被学生束之高阁,成为摆设。

一样的是标准化考试的评价方式。期末的时候, 给学生一个个生硬的70多80多毫无意义的分数, 那就是他们的成绩单。 我至今不知道那些分数是怎样编造出来的,只知道我在给学生那些分数的时候, 其实我心里很悲哀, 并期待我的学生们不要对那些分数太在意, 因为它们其实一钱不值。 我最终意识到,所谓大学教师, 其实只是教书匠而已, 而大学, 就像一个规模巨大外表华丽的工厂而已,生产的是标准化同质的产品。

大学据说还有承担着科研的使命, 领导们整天在鼓励老师们要搞科研,否则就难在大学生存之类的威胁的话,于是发表了多少论文成了一个教师能否晋升年终能否拿多一点奖金的标准,于是大家一见面就是你发了吗,意思是你发论文了吗, 发了几篇, 发在哪里,当然还有花了多少钱。 因为, 发论文, 是要交版面费的。没有真实的思想和学术的交流和分享, 没有思维火花的产生和碰撞, 这就是大学的科研氛围。

我知道自己是无药可救了,在中国的大学里, 我感到窒息,到处显得虚伪造作怪异,我觉得被一张巨大的无形的网盖住,悲哀, 压抑,无奈伴随着我的整个大学教书生涯。我最后逃出来了。离开那座气势雄伟风格雅致的大学城,我没有一点的留念。平庸而又软弱的我竟然做了个如陈丹青那样的人物----辞职向大学说 “不!".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